CouplePear

你拍照,我写字;
每张照片背后都是一个故事。

6.2 儿童节

六一儿童节,能添上“国际”俩字的节日不多,但不是每个地方都有童话与礼物。

我们从奇特旺公园出来,站在越野车上看到这群小孩,扎起茅草制作秋千,硕大的竹竿支撑地面,他们在横杆上束起两条粗粗的茅草辫。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成品,三五小孩站在秋千上来回荡,高兴坏了。 看了一会儿,司机发动引擎准备离开,他们全部停下手上的活,奔过来向我们挥手告别,那笑容就像小太阳,使人心暖暖,连越野车凸凸凸的马达声,也盖不住他们的笑声。


5.30 对垒

中间的裂缝,赤裸地表明左右两方各自为营。绿与红,在较量。看似绿占据了上风,它不但从下底偷袭,还从正面强攻,渐渐在本不属于自己的地盘,插上了胜利的旗帜。

后来,太阳出来了,斜射进墙面的一道日光,将墙分成了明暗两块,左上方的半块,明,右下方的半块,暗。而红与绿,已不见了踪迹。

5.29 穆斯林的主食,馕。

在伊朗街头,你会看到浓眉大眼的当地帅哥手捧着馕,行色匆匆。这画面,有点出戏。上海的女人出门拎包,伊朗的男人出门拎馕。

那天,我出发去往灯王之墓,路上看到一部小轿车的后座整齐摆着一叠馕,感叹伊朗人的口腹之欲。夜深,返程途中,小轿车停放原处,但馕已不见踪影。这种以面粉为主料,不放碱而放盐的主食,其实有很多品种。伊朗人早餐吃的馕,热乎松软,中晚餐的馕,佐以炖菜,又干又硬,看样子可以保存许久。这位伴随了我们在伊朗每一餐的主角,哪天真该写个报告,系统地研究下。


5.27 建筑美学

人们惯常从某个特定的角度拍摄知名建筑,以至搜索引擎里搜出一大波雷同的照片。譬如,埃菲尔铁塔像个大裤衩一样屹立远方,比萨斜塔下则站着“巨人”在推搡,万里长城绵延于林中,金字塔前守护着狮身人面像。

我们扬起头,拍摄了一个不一样的自由纪念碑,纵横交错的,好像他的血脉,红彤彤,脉搏在跳动。

人云亦云难免盲目。不论看待什么,还是跳开出去,选一个自己认可的角度,才好。建筑美学,种族偏见,皆如此。

5.26 眼神

摄影师常言,她的眼神饱含故事,但我挖掘不出一分。

她斜靠在门旁,看徒步者一个个路过,有的给她糖,有的给她照相,而她的眼神呵,就像石头般茫然无情。她额头上沾着米粒,兴许是当地特殊的宗教习俗,我所知寥寥。

在尼国一个寻常夏日,烈日当空,山风习习,我们经过她的门前,她经过我们的旅程。彼此相望,缘浅念深。

5.9 小蛮腰

如每个城市的地标一样,小蛮腰是头牌。

天黑后,它的“石榴裙”下聚集起众多仰慕者,不论是初次拜访的游客还是生活于此的当地人,大家一步三回头,每每都有惊喜。     

它的造型设计得好,妖娆多姿,夜色中的激光表演,就像披在它身上的五彩纱衣,让我想起《西游记》中五颜六色的蜘蛛精;它的名字起得更好,让人们谈及广州时带过这个名字,也顺带出了一缕暧昧。

5.5 无题

在吴哥窟的四天,我一肚子抱怨,一怨天热,逼近40度的炎夏让人懒得不想动;二怨景点无聊,看来看去总是寺庙,一堆石头、黑不溜秋。

如今回顾,却越看越着迷,嵌于石壁上的那些微笑,深邃且淡然。所以啊,有些人事物景,身处其中浑然不觉,跳开一看才知精华,应验了国人常说的那句“身在福中不知福”。

5.3 掌帆

在博卡拉,后悔没能体验滑翔机。 遥望天上,滑翔机像一只只飞鸟,飞向连绵的雪山,最后隐于蓝天,没入白雪。

我朋友圈里有个男生,是同事的同学。尽管素未蒙面,但我艳羡他的生活。作为职业滑翔家,他常年飞旋在世界各地的天空,我们如蚂蚁挤在拥挤的人潮,他却是一只飞鸟,整个蓝天,尽在翼下。

他的名字叫掌帆,能如他这般掌控人生之帆的人,真心不多。

会安

会安(Hoi An),地处越南中部,旧时是一座重要的外贸港口,现作为古镇,成了越南颇具人气的旅游景点。

古镇的名字都很美:西塘、木渎、南浔,镇如其名,水秀景美。  “会安”,并不像名字听上去那样寡淡,它闹中取静,用鲜亮的外衣保护好绵长的历史。

我在一个雨后的清晨遇见会安。走在湿漉漉的沥青地,水汽正干,墙瓦屋檐,明亮如洗,绿叶嫩枝,宛若新生。我虽不谙绘画,但知道周边的一切饱和度极高,也不知谁人这样偏爱,将浓墨与重彩,倾尽于小小会安。

木门一开,走出一袭袅袅身影,青色奥黛衬得越南女子更加婀娜;阴影中,纺织女工做着手工,无人打搅;小贩头戴斗笠,扁担在她单薄的肩头上下...

4.29 墙

德黑兰,原美国领事馆,反美涂鸦墙。这把枪只是其一,另有骷髅脸的自由女神像,好几行波斯文字。

领事馆门口由铁将军把手,低沉的气氛从铁栅栏的里头传来,弥漫到街上。

三个女学生正在拍照留念,十四五岁的年纪,笑颜如花,给周围带来一丝生气……然一部巡逻警车闯了进来,风纪警察吼着大喇叭警告,吓得几个女孩魂飞魄散,落荒而逃。

只眨眼功夫,这墙又恢复了平静。

© CouplePear | Powered by LOFTER